文史资料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详细内容
凤阳花鼓新说

关于凤阳花鼓与朱元璋的关系始终只有两说,一是史说,二是传说。笔者最近到江西采风,却搜集到完全不同于以上两说的新说。
  朱元璋与陈友谅大战鄱阳湖,失利负伤,被战马驮到康山深处。山民们听说是威震大江南北的朱元璋,争着要领到自家治伤养息。这时村中长者说:“干脆把朱大帅藏到村后山洞里,大家轮流送饭、看护。这样一来朱大帅安全了,每家对大帅的心意也尽了。”朱元璋藏在山洞里,吃着百家饭,不到半个月,伤口痊愈了,便整装出山。离别那天,全村老少送了一程又一程。朱元璋被感动得泪水哗哗,咽着声说:“我朱某终生不忘你们的救护之恩!灭尽元兵之日,就是我来还情之时。”这时一个快嘴小伙说:“朱大帅,假如你当了皇帝,恐怕就不认识我们喽!”朱元璋连忙说:“托大家的口福,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的话,你们只管来找我。”又一个小伙说:“皇宫那么多把门的,怎么能让我们这些旁人进呢?”朱元璋想想说:“把门不让你们进,你们就说是我朱元璋的老表。姑生舅养的老表最亲,谁敢不让进!”
  后来,朱元璋经过重整旗鼓,终于消灭了元兵,真的坐了朝廷,当上了皇帝。就在开国第二年,江西发生百年不遇旱灾,康山百姓想到当年朱元璋说过的话,决定派人到京城找皇上。他们来到京城,摸到皇宫门口,理直气壮地告诉守门将士:“我们是皇上的江西老表,有急事要向皇上禀奏!”守门人立即报奏皇上,朱元璋一听“江西老表”四个字,马上传旨召见。康山百姓见了朱元璋,便将受灾和纳税之事作了叙述。朱元璋听后,立刻表态说:“我们是老表嘛,好说。康山四周的粮税全免,徭税也全免!”说罢,专门为康山下了一道圣旨。消息传回康山,百姓们逢人便讲:“朱元璋真认我们是老表了。”皇帝是万人之上,他的老表当然也是天下人的老表,久而久之,全国人就称江西人为老表,“老表”便成了江西人的代名了。这是后话。
  却说就在江西遭受旱灾这一年,朱元璋老家凤阳也遭受了五十年不遇的旱灾。他们听说皇上免了江西康山的粮税徭役,也派人到京城禀奏朱元璋,请求免除税役。朱元璋听报,想到家乡父老乡亲对自己的种种好处,打算批准,可就在这时又有几个府县请求减免税役的奏折送到御案上。这下朱元璋犹豫了,心想:江山刚刚打下,要做的事很多,要做事就要有财力、人力,如果税役都减免了,朝廷哪来财力、人力搞建设呢?假如我只批准减免家乡凤阳的税役,天下人会指责我有私心、不公正;假如我连老家凤阳请求减免税役都不批准,其他请求减免税役的府县也就无话可说了。于是,他狠狠心放下了御笔。凤阳本来就遭大灾,皇上又不批准减免税役,秋风一起,人们只好手拿乞讨卖唱工具--花鼓,到丰收的地区去讨饭。开始,他们唱:紧打鼓来慢敲锣,听我唱个动情歌。唱得不好不要赏,唱得好来赏钱多。后来,他们在乞讨路上想到打花鼓讨饭是因为朱元璋不批准减免税役造成的,于是就埋怨地改唱道:说凤阳,道凤阳,凤阳本是好地方。自从出了朱皇帝,身背花鼓走四方。……
  综上所叙,史说、传说和新说的《凤阳歌》的歌词大致一样,但唱《凤阳歌》的起因却大不一样。史说是因为“移民”;传说是因为“金口玉言”;新说则是因为“避嫌”。由此我们从中读出了对朱元璋的情感:史说是“恨”;传说是“怨”;新说则是怨中有“褒”。(江淮时报 俞凤斌)
2008-9-15 17:23:57     浏览人次: 12653
主办单位:政协滁州市委员会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滁州市龙蟠大道99号 邮编:239000 皖ICP备070073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