滁州政协
当前位置:首 页 学习园地 他山之石

乡村医生:“最后一公里”的健康守护

发布日期:2023-10-25         信息来源:人民政协报         [关闭]

调研组在巩留县阿尕尔森镇阿尕尔森村调研

党的二十大报告指出:“人民健康是民族昌盛和国家强盛的重要标志。把保障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位置,完善人民健康促进政策。”人民健康是中国式现代化的应有之义,卫生健康现代化是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核心内容,也是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支撑。

“乡村医生是中国医疗服务队最基础的一部分,乡村医生在社会发展中发挥了不可磨灭的作用,他们不仅是乡村人民健康的守护人,也是国家基础医疗保障的奠基石。党中央历来高度重视基层和农村卫生工作,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提出新时代卫生与健康工作方针,将‘以基层为重点’放在首要位置。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确定了基层医疗卫生体系在医疗卫生服务体系中的基础地位。”在全国政协委员,阜外医院麻醉科主任医师敖虎山看来,改善乡村医生发展大环境正当其时。为此,他组织了赴新疆伊宁县关于发展壮大乡村医疗卫生队伍的自主调研。

“墩麻扎”模式助力乡村留住医疗人才

“你们靠什么留住人才?他们的学历如何?”调研组来到伊宁县墩麻扎镇中心卫生院,提纲挈领直奔主题。

“2017年11月,我由医共体总院派到墩麻扎镇卫生院挂职,当时分管人事,我发现医院里除了在编的人员有执业医师资格证以外,其他的聘用人员都没有这个证。全院持证率仅有5%,经过了解,只要是考了证的聘用人员都辞职到上级医院去工作了。如何能够激励团队积极地去考证,并且愿意留在医院成为我不断思考的问题。经过了解,大家离开大多因为待遇低。为此,我们通过职代会、支委会,不断融合碰撞思想火花,出台了同工同酬的相关规定,并报请伊宁县人民医院医共体总院审批执行。经过5年的努力,为这个医院培养留住了一支技术过硬,医德高尚的队伍。”伊宁县墩麻扎镇中心卫生院书记王红梅解释道。

“5年前王书记到我们墩麻扎来开展工作,那时候改革出台了同工同酬的政策。还鼓励我们要提升学历,考取执业证。”伊宁县墩麻扎镇中心卫生院业务副院长韩小龙是第一位享受同工同酬政策待遇的受益人,他不仅考取了助理医师证,还获得了大专学历。

“在同工同酬待遇的促进吸引下,大家积极性高涨,所有职工都努力学习,积极考证,也愿意继续留在基层,目前,全院持证率达到了65%。”王红梅欣慰地说道。

“这还得益于《伊宁县‘墩苗淬火’工程实施方案》。”伊宁县卫健委主任杨岚接茬补充道,伊宁县卫健委采取“外培内训”的方式,今年已选派57名业务骨干赴上级部门或对口援疆省市学习锻炼,争取上级对口单位的技术指导;以州级、县直对口支援乡镇卫生院的模式,以各医疗机构为载体,定期自行组织业务学习,2023年以来,共组织开展线上及线下专题讲座21场次,培训1590人次;2023年成功申报13个州级继续医学教育课题,培训400余人次,不断加大人才培训力度,提升个人业务综合能力。同时,不断创新工作机制,多渠道引进人才。

保障待遇留住人才,促进乡村医疗卫生体系健康发展

结束墩麻扎镇卫生院的调研后,调研组来到巩留县阿尕尔森镇卫生院。

“这里治疗水平怎么样啊?管用吗?”敖虎山问。“挺好的,管用。”巩留县阔斯阿尕什村三组李伯秀正在这里诊治。

“您是什么病啊?”敖虎山接着问。“肩周炎、腰椎病。”李伯秀回答。“采取什么方法治疗啊?”敖虎山继续问。“按摩、针灸、拔罐。”李伯秀说。“治疗多长时间了?”敖虎山接续问。“3天了。”李伯秀答。“每次花多少钱?”敖虎山连续问。“我们先不出钱,出院时再一起结算。这里服务态度特别好,效果也好。”李伯秀说。“你们那里有村医吗?为啥不在村上治疗?”敖虎山继续问。“我们村有2个村医,服务态度也很好,一个电话就可以上门服务,但村医那里治疗仪器不够,这不就来乡里卫生院了。”李伯秀答道。

“2018年我院与巩留县人民医院形成医共体,做到了‘人员下沉、技术下沉、设备下沉’,通过5年连续不断的发展,建立健全了内外妇儿、中医科、急诊等临床科室,有效提高基层医疗服务水平。我们还建立了中医馆,配备烤灯、煎药机、熏蒸治疗仪、中频治疗仪、艾灸仪、电子针灸治疗仪等中医诊疗设备,中药材200余种,可以集中开展基本医疗、预防保健、养生康复等中医药服务。”巩留县阿尕尔森镇卫生院党支部书记肖会会接茬说道。

“近年来,为了提升基层医疗服务水平,我委不断加大村级卫生室标准化、规范化建设。对各村级卫生室建设工作开展业务指导,督促及时开工,监督工程质量和进度,并将村级卫生室纳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管理范围,对药品器械供应使用、医疗服务行为进行管理和考核。同时,还加大了乡村医生的聘用考核,每年安排乡村医生集中‘充电’,提高业务水平,为群众提供高质量的医疗服务,提高生活幸福指数。”巩留县卫健委副主任周翔告诉记者,阿尕尔森村村医李楠就是受益者。

“现在村医整体环境发展好了,我的待遇也高了,但是没有编制。”李楠毕业于阿克苏职业技术学院,又在市立医院工作了几年,成家结婚后回到村里做起了村医。

“我们整个县73名村医,不少村医来自以前的赤脚医生,这些医生普遍年龄偏大,这就存在年轻村医队伍青黄不接的状况。村医的流失和老龄化加剧不只是待遇低、无编制、养老退休缺乏保障的问题,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乡村医疗任务重。现在的村医多数以公卫服务为主,给村民看病只是工作的一小部分。整理门诊病例和药品记录、健康宣教、各种慢性疾病管理、每个月对贫困户进行家访(测量血压、血糖等指标)等都在村医的工作范围之内。而且基本上村医都是24小时连轴转,无论多晚,只要有人来看病,就要及时接诊。”周翔介绍,与此同时,村医工作强度大且考核要求高,基本没有抗医疗风险的能力,加上本身医疗能力欠缺,承担的社会责任更大。为此,他建议首先要解决村医编制,这样可以更好地留住村医。

改善乡村医生发展大环境 筑牢“健康中国” 基石

“国家出台了一系列乡村卫生制度、公共卫生制度等,特别是加强了对西部边远地区的政策倾斜。这和我2018年援疆时期发生了重大变化。一路调研来看,无论是墩麻扎镇卫生院,还是阿尕尔森镇卫生院,国家对村医的支持,特别是公共卫生的支持都特别大。建设‘健康中国’,乡村医生的作用不容小觑。只有既免除后顾之忧,也让他们有希望、有未来,才能真正让乡村医生‘下得去、留得住、用得好’,从而让村民就近享受更有品质的医疗服务。”调研组成员、南京市第二医院麻醉科副主任邓友明感慨道。

“广阔的乡村,农民需要健康守护。乡村医生降低了就医成本,让农民不用出远门就可以得到诊治。不论是通过‘乡聘村用’机制解决编制问题,还是完善收入分配政策让乡村医生更有获得感,抑或拓展发展空间、让乡村医生更有盼头、奔头,只有从根本上改善和优化乡村医生的生存生态,建立‘越是基层,越是艰苦,待遇越高’的激励机制,让乡村医生得到更多的价值认同与职业声望,才会提升乡村医生的职业吸引力与竞争力。同时,应加大健康宣教的力度,让健康防线关口前移。”敖虎山表示。

调研期间,调研组成员还在伊宁市维吾尔医医院和伊宁市第二人民医院开展了3场健康宣教活动。

分享

  微信扫一扫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政协滁州市委员会

地址:滁州市龙蟠大道99号 邮编:239000

皖公网安备34110302000262号

皖ICP备07007339号

  • 滁州政协app